2013年01月25日

生如夏花,安于浮生

因爲執拗地堅信著,那壹鞠微不足道的淺淡表情。led ceiling light才會壹次次介懷、壹次次心疼。風在耳際肆意行走,萦繞著心緒,連自己都覺得放縱。

淺冬,已涼未寒。熙熙攘攘的街頭,壹個人踽踽獨行。以爲這就是孤獨與寂寞的交錯感覺,卻依稀記起那個女孩把細長的筆尖重重地紮進掌心裏。我不清楚緣由,也沒爲此尋個說法。只是想問下那女孩:“妳疼不疼?”也許她不會回答我。正如她說的,生活裏她就是個異類,沒人理解她。她說很幸運能遇上妳,因爲妳的ェ容,讓我覺得有了壹些依靠。

生如夏花,安于浮生。可爲什麽現世裏還是那麽多的陰霾霧氣不願散去?少年、女孩。美好的季節裏,卻只是悲傷的難過著,無奈的疼痛著。我不懂妳,妳不解我。幾世芳華,敵不過此間少年。輾轉蒼年,爲誰等待依然。少女情懷,少年心腸,到底是回不去的錦繡年華。

夢的邊緣線,壹直無法逾越的勾闌。led bulkhead 望不穿的似海底深宮,虛無的像海市蜃樓。

徜徉人群裏的獨行者最寂寞,磕磕碰碰,面容間卻滿是陌生的弧度。再怎麽相似,感覺都不合拍。

心悸到底是無言以對。我看到她們的對話,明白感覺早已遠去。翻出那年壹起玩笑時勾勒的胡亂塗鴉,有5個人的印記。稚嫩的腔調、泛黃的筆迹清楚地把敘言拉遠、延長。筆觸流年,定格在那皺巴巴的紙張上,枷瑣在角落裏。若初、相見淺夏;若離,相別夏末。于妳,幾若天涯;于我,早已忘川。那壹季炎熱的夏天,浸滿了鹹澀的回憶。淚水泛濫,哭的如斯撤底。

素箋流年,銘記著昔年的歡笑。每壹段旅途,都敘寫勾勒成滿滿的紀念冊。只是末了,最後的壹頁始終空白,不是代表沒了將來,而是未來的故事只剩下各自謄寫,不再有彼此。5個人的記憶,碎成5片,迎風翺翔。

我們並沒有想象中那麽守信用,卻又在輕易地許下承諾。明明自己都無法承諾的壹輩子,卻又在爲對方的失信而獨單惆怅http://www.ledlightingkingdom.com/led-exit-sign.html

光影綿長,懵懂歲月裏旅途難涉。偶有羁拌,偶有不堪,而我、無法止步不前。有人說我們現已到了花季的末梢,可我在稀疏的眸光裏看到的是新的渴望,在細雨中延蔓繁殖的心事蹉跎著年歲裏的磕磕碰碰。

我把那些寫了多年卻沒寄出的信件,輕輕點燃焚化。別再得瑟著妳的不屑與不解,也許當某天妳重複我的動作時,妳壹定也明白我當時的眉間淡若風雲,其實沒有不舍。恬靜的臉頰,有我看不懂的表情,話語間有我不懂的氣息,也許、只因爲我是真的不懂得罷了。
posted by kertty at 12:36| 感情 |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